BELLQ

疯狂迷恋汤老湿;点赞狂魔、十分随心从心

十二
在这种战役里他们又失去了很多人。
但这些都是正常的,有战争就会有失去,他们老早就看清了。
Collins去了常去的那家酒吧。
酒吧大部分已经被炸毁了,老板就支起了一个露天吧台,Collin经常在那点上几杯酒,背靠着颤颤巍巍却依旧站立在那的半截墙壁,有时候他会哼家乡的歌,但在哼到一个调子的时候他总是再也哼不下去了,那是他唱给Farrier的歌,他还记得在圣诞节的晚上他抱着年长者坐在壁炉边,火焰跟着他的哼唱也一起舞动着照应着Farrier。
他喝醉了就回去,嘴里不知名的在说着什么,他在半梦半醒间总会见到好多人:优雅冷静的老船长,穿着一件红衣的金发少年,不知名的卷发士兵,福蒂斯长机。
Farrier…Farrier…
Guste变成了那个帮助他收拾烂摊子的人,总会粗暴的把他扔到床铺上。
“Farrier呢…?”他将脸转向灰暗的墙面,低语出声。
Collins觉得很痛苦,可谁也无能为力。
-----------------------------------------
“快起来!”(德语)
Farrier被踢醒了,他感觉全身都疼,但他只是咬着牙站了起来。
自从被抓进集中营之后他只记得那天在敦刻尔克海滩边的欢呼声和后来的火光照亮的天空。
他已经有多久没有看到天空了…?
“快点走!”(德语)
德国人在伦敦的领空吃了亏,他们现在迫切的只想知道英国空军的秘密,于是想起了那个被困于集中营的高级飞行员。
他们用尽了一切审讯手段,但Farrier什么都没说,尽管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但他不会说的,好像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样,似乎所有关于飞行的知识和英国空军的秘密都随着那把火全部燃尽了。
Farrier不能说,他知道现在所有受到的痛苦、无尽无休的煎熬都是为了在远方的他们承受的,他的一言一行都很重要,他决不允许自己的一个举动对远方那座城市造成任何一点可能伤害。
至少他的金发少年还在那里守着等他回去。
他知道,又过了一天。他被押回牢房,蜷缩在角落,迎着一丝光线,不稳的手打开一张已经磨损不堪的纸。
那是和他一起被押送过来的一个年轻法国战俘在封闭的卡车车厢里将这张破损的纸紧紧握进他的手心里的。
只消一眼,Farrier的眼眶里就涌出了泪。
三十万五千英国陆军,回归本土。
“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洋中作战,我们将以越来越大的信心和越来越强的力量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本土,我们将在海滩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的登陆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绝不投降,即使我们这个岛屿或这个岛屿的大部分被征服并陷于饥饿之中——我从来不相信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在海外的帝国臣民,在英国舰队的武装和保护下也会继续战斗,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适当的时候,拿出它所有一切的力量来拯救和解放这个旧世界。”
三十万五千,是一个伟大的数字。Farrier知道自己所做的都是有价值的,他们都回家了…
———————————————————
喜欢这段念白…私心私心。
想多看到一些评论…至少我还是挺想看到大家是真的喜欢这篇文章的…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