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不能为空

疯狂迷恋汤老湿;点赞狂魔、十分随心从心

十四
“我不能批准。”
“迈尔斯将军,这是一次机会!或许我们可以救回在外面已经流离失所很久的军人们!”
“那这个【或许】可能性有多大呢?Collins少校,你没在用脑子好好想。”
“迈尔斯将军!”Collins甩开Guste扯着他的袖子的手站了起来直视着自己的上司,“我一定要去!无论什么!就算你把我的军衔扯了我也会去!”
“Collins少校!”迈尔斯将军已过知命之年,他见识过很多人,但像Collins这个年纪的敢这么顶撞上司的青年他却没见过多少。
他是在敦刻尔克事件之后见到青年的。知道他一些事情,知道他在当学员的时候有多出色,他的同期给他的评价也很高,所以他很欣赏这个年轻人,在后来也是他交给了Collins军衔。但他看得出来Collins的心思不在这儿,他一直关心着别的事情。他问过Guste,“他的搭档是Farrier…在敦刻尔克…可他没有回来。”英格兰人只是轻描淡写地将事情省去了很多部分告诉了他。
Farrier…他怎么会不知道…他以前可是带过他和Guste的,他和Guste是当时学院里最有天赋的飞行员。
他也知道Farrier是Omega,他尽管是个旧时代出生的Alpha,但他欣赏甚至可以用的上“敬佩”两个字来形容Farrier,要知道在这个社会上人对Omega的看法有多么不堪,但要忍受这一切还成功的选进了皇家空军,天才知晓他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那这一切都明显了…Collins对Farrier的情感…迈尔斯一开始也是惊讶的也带有气愤,但很快他就不这么想了,他见识了Collins一步步成了那个寡言的人,在所有人都沉浸在热闹之中的时候他只是坐在角落抽着烟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他一直没走出来。
他失去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迈尔斯将军的眼睛闪了闪,看着坐在原地但眼眶湿润的Guste和站在那里无所畏惧地直视着他的Collins…
“好吧…但只能是24小时,24小时之后你们必须得给我回来!”
“Yes,sir!”
——————————————————
“发生了什么?”
“听说是英国人发现了这个集中营,他们打算把我们转移走!”
Farrier微微一愣,Collins…
“走!快点!”(德语)
牢门被打开,一个年轻的德国士兵一边拿着枪指着自己一边推搡着Farrier。
Farrier顺从的走出了牢门,他知道如果自己不顺从,这群人会做出多混蛋的事情。Collins…
——————————————————
“什么叫那里面没有人!?”
“少校…”侦查员被一下子变了脸色的Collins吓了一跳,连声音都带上了结巴。
“Collins,他们被转移走了。”
“放屁!他们肯定还在这里!”
“Jack.Collins!你他妈别犯混了!”Guste咬着牙忍耐着自己不要一拳砸到金发青年的脸上,“他们不在这里!Farrier不在这里!”
Collins一听到“Farrier”的名字似乎一下子就泄光了所有了力气,腿软似的一下瘫坐到地上,紧紧抓着Guste的衣领,似乎他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一样,“那他在哪里…我找了他三年,想了他三年,他在哪里啊!”
那悲伤到几乎要呕血的声音引得Guste和几个一起的士兵也红了眼,年轻人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到干涩的地面,终是打湿了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他护着那三十万人回家了,那谁护着他回来…Guste,你告诉我啊!他该怎么回来!”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