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Q

疯狂迷恋汤老湿;点赞狂魔、十分随心从心

十五
Collins一回来就病倒了,好似他的一切都被那一趟北威州之旅打倒了。
“他一直发着高烧…如果明天再不退烧的话…”Olivia担忧的看着连在病床上都皱着眉毛的青年,又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伸手拂过他的金发,“你们还是没找到Farrier吗?”
Guste牵过Olivia的手在嘴边亲了亲,“不,他们被提前转移走了…”
“不要皱着眉毛。我知道你担心Collins,可现在他只能靠自己…”
“是啊…真希望Farrier在这里…”
Guste是在一个例行飞行任务回来之后被通知Collins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
Guste顾不上向迈尔斯将军汇报情况就直奔医院,但他看到的不过是Collins异常的安静,他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倚在窗框往天上看,不怎么理人,只有Guste和Olivia可以靠近他,每一次有别的护士想给他喂药或是推他出去走走他就会大发脾气地将屋里他能看到的所有一切都砸个稀巴烂。
Guste知道Collins在怄气,在对自己生气、在惩罚自己,但他无可奈何,他帮不上忙,只有Farrier,只有Farrier可以帮Collins。
——————————————————
1944年2月至6月止 英美空军为配合诺曼底 登陆(“霸王”行动)轰炸了德国航空工业和运输系统,夺取了战役和战略制空权
1944年8月15日 盟军在法国南部登陆
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自杀
1945年5月8日 德军无条件投降
——————————————————
“Farrier,you're home now。”
他回家了…Collins…
这仿佛是一个长长的梦,前一秒他还被关在黑暗的实验室,后一秒他就躺在病床上…
“!”他被梦里黑色的一切所惊醒,睁开眼睛,他只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而不是别的催发剂。
“Farrier?没事了,你到家了。”温柔的女声轻轻传到他的耳朵,他听的不是那么清楚,但他能感觉到空气不再那么湿润。
“Olivia…?”他试图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糟糕,但那只是试图而已,严重的脱水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Collins在哪里?”
“Farrier!”还未等到Olivia开口告诉他,一只金发的小狼狗就扑了上来,在他身上乱摸,像是要确定什么一样,“天呐…真的是你吗…?”
“他还受着伤,别抱得太紧了。”Olivia看到年长点的男人痛苦的表情之后,慌慌张张推了推似乎像是块牛皮膏一样黏在Farrier身上的Collins,“还有你啊,终于想起来怎么说话了?”
“对对对!Farrier现在还受着伤,对不起对不起!”Collins红着脸从Farrier身上下来,口不择言的说着话。
Farrier费劲的对着金发男人笑了笑,但那笑容里却分明带着悲伤,“没事了。Collins,l'm home now。”
Collins紧紧的抓住Farrier的手指,“是的,你回家了…你回来了…”
斜靠在门口的Guste很想告诉Farrier在他还昏迷的时候Collins死死抓着他的手臂哭得就像个4岁小孩儿丢了糖一样抽泣个不停的蠢样,但Guste在一看到被折磨的都瘦脱了样的Farrier硬生生开不出任何玩笑。
他受了太多的苦终于回到了这里、回到了有着他金发男孩儿的身边,别的也就不必多说了。

评论(6)

热度(18)

  1. wildBELLQ 转载了此文字
    年下大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