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Q

疯狂迷恋汤老湿;点赞狂魔、十分随心从心

十七
Collins在焦虑。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再这么围着我转我会吐的!”
苏格兰人皱着眉头随便从一边拉过一把椅子拦在依旧盯着报纸的Guste,“你知道吗?已经两个月了。”
“什么?”Guste没去看Collins,他敷衍的态度并没有帮助到Collins安静下来。
“Farrier已经在医院住了两个月了,而我也有两个月没看到他了!我的意思是,好吧…我有偷偷爬树上去看Farrier…但他依旧不愿意见我…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
Guste的眼神剧烈晃动了一下,翻了翻报纸,但也没了心思仔细看报纸在讲些什么内容录取,干脆就将报纸放回桌子,“想见他就去见他好了,在这儿和我说有什么用。”
“可我不知道…Farrier自从回来之后就感觉怪怪的,他看我的眼神…我不知道,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金发青年因为思虑而不知所措的揉乱了自己那头金发。
“Collins,就只是对他好一点行吗…?他爱你,你要知道这个。”Guste貌似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Collins下意识感觉到了不对劲,刚想问话却看到Olivia急匆匆跑过来的身影。
“Alex!Farrier他…”
“Farrier怎么了?!”
Olivia看了眼紧紧皱着眉头的Guste,“医生想要帮他检查,但就在Dr.Benjamin靠近Farrier后的第一秒Farrier突然像发疯一样把他掀翻在地上,打翻了很多东西,现在…他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怎么说也不肯出来…”
金发男孩儿在Olivia话音未落之前就已经跑了出去。Guste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翻腾,“走吧。”
“你对他做了什么!”Collins顾不上自己的气喘吁吁直接抓住还陷在惶恐里面的Dr.Benjamin,那双温柔的眼睛现在却恶狠狠的瞪着中年人问话道。
“…我、我只是想要给他检查…如果、检查下来的报告是好的话,他很快就可以…可以出院了…”中年人害怕的不敢看Collins,他身上的信息素沾着战争的味道,引得几个认识Collins的小护士都瑟缩着不敢去看他,仿佛平日那个温文尔雅的苏格兰人一瞬间就成了洪水猛兽。
“Farrier!”他分明看到了坐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的爱人颤抖了一下,可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了,“Farrier,你开门好吗!”
“不…他们还在这里…我…不可以…”
Collins只能听到Farrier微弱的声音,他只看到Farrier脆弱的如同一头幼兽一般不断的重复着相同的一句话。
Collins紧紧握着门把,他很想撞门,但他不知道如果自己撞了门Farrier会有做出什么行为去伤害自己,他痛恨自己的无力,明明战争已经结束了,可Farrier却好像还是被留在了那里,他拯救了自己,可自己却没办法拯救他…!
小护士的惊叫和Collins沾着血的手指相融在一起,Guste绿色的眼睛闪过一丝挣扎,“Olivia…帮Collins包扎一下…我想办法让Farrier开门…”
在Collins经过Guste的那一瞬间,他听到Guste说“他为了你撑到现在,我就没见过他这辈子这么在乎过一个人,你最好别当混蛋,帮他,为了你更是为了他。”
Guste撤走了所有的在两楼的人,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劝说Farrier把门打开的,只知道在Guste下楼的时候手臂被划了一道。
“他睡着了,去看他吧。”说着还看了看低着头的Collins。
Collins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声,这是这几个月里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Farrier。Farrier看起来陷在梦里,他的眉毛蹙在一起,脸上还是有着乱七八槽的淤青和淡淡的胡茬。
金发青年轻握住他的手,那双手因为长时间不见阳光而变得十分苍白,小心地避开那些被医用胶布包扎住的指甲。Collins忍不住红了眼。他在那里受了那么多的苦,最后回来之后却依旧还是受着苦…
“我真是个混蛋!满心欢喜的以为只要你回来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却像个混蛋一样去刻意忽略你的那些伤痕,我这么做和那群伤害你的混蛋有什么不同!天呐,我这一辈子都原谅不了我自己了…Farrier…”
“Collins…”
“我在这里!”
Farrier虚弱地笑笑,“你太吵了…”这么说着却温柔的伸手抹去青年脸上的泪痕。
“Farrier…我爱你,我不会离开你了,你也别离开我,好吗?”
Farrier伸手帮青年的头发理好,“我不会离开你的…”可你一知道那件事你就会离开我的…
——————————————————
作者的话:在我眼里Farrier自然不是娇弱的人啦,不然他就不会受这么多折磨还不去说出秘密了;但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每个人都会有脆弱的那一面。
Farrier这么在乎Collins,自然他的脆弱就全关于Collins了,他一方面想将Collins推远一点但又无法自拔,他也觉得很无能为力,所以选择躲;而在Collins眼里Farrier比起什么都要来得重要,所以在他无法帮助Farrier的时候他就会很自责暴躁,在Farrier不在的那五年他一直沉浸在失去Farrier的心情里,尽管他从来没有标记Farrier但他已经一心认定了Farrier就是他一生的爱人,是属于他的;那么这一点可能会引发一点问题关于标记的
Guste作为知情者,他也不能说,因为就算他把CF都当朋友,但在心里他偏向更多的还是Farrier,他第一关心的还会是Farrier的心情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