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Q

疯狂迷恋汤老湿;点赞狂魔、十分随心从心

十八、
Farrier出了院之后迈尔斯将军为他分了单人房。当然了,对于某位金发Alpha可不是那么认为的。
Collins很理所当然地就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搬进了Farrier的屋子。
“我他妈累成这样帮你男人搬东西,你居然只是搬了个床?!”Farrier敢发誓那是他第一次听到Guste尾音都变调的声音,而回应Guste的是金发男孩儿无所谓的耸肩。
自从熟悉了之后,Collins对上司Guste先生的态度也越来越无谓了。
“哦!对,你就这么笑着吧,让你家金发男孩儿舒舒服服的…”Guste一脸郁闷的继续整理还安然无恙的坐在床边的Farrier的东西嘴巴里还忍不住继续嘟囔着话。
Farrier偷偷笑出了声,立刻就被Guste瞪了一眼,“好吧,我欠你一份酒。”
“可不是吗?你欠着我可不止一顿酒呢…”
“亲爱的,别再抱怨了。我过来帮忙可不是为了听你们两个人争吵关于喝酒的问题的。”Olivia无奈的劝止了两个半大不小的男人之间即将开始的“吵嘴”。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Honey…”Guste这么说着还是忍不住瞪了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Farrier。
“Olivia,你应该看看以前的Guste,要是知道现在的Guste这么听女孩子的话以前的那个混小子Alex估计会哭得像个小姑娘~”
“嘿!那是我十七岁的生日!而且我这辈子只这么哭过一次而已!”Guste的脸很快就因为Farrier的旧事重提而变红起来,“别说了!”
Olivia也忍不住跟着Farrier笑了起来,她摸了摸丈夫的脸颊,转头却看见金发男孩儿蹲在一边一副深仇大恨盯着Farrier的样子…
一旦Collins开始发愁,这也意味着Guste要倒霉了。
在Farrier不大的屋子里吃过晚饭后,Olivia坚持让Guste带着Collins去买点日常用品,Farrier虽然不解但他更偏向于留在温暖的屋子里和Olivia聊聊天。
“你怎么了?”
“嗯?”Collins将烟踩灭,有些恍惚的回答。
“我知道你听到我说什么了,”Guste翻了个白眼,“Olivia说你今天在整理东西的时候瞪着眼睛看Farrier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发男孩现在有点别扭的样子,扭扭捏捏地开口道:“你知道Farrier很排斥我靠近他吗…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我信息素味道太大,你也知道他一向很敏感信息素这些东西,但他到现在都不让我抱他…我只要离他一手臂近他就会躲开…而且他…我每次和他说话他都不冷不热的…”
Guste摸了摸头发,苏格兰人的口音和语速啊……我听完之后还得拿伦敦口音再顺一遍…为什么要这么累…我当年到底是怎么认识这货的……
“…咳,这我上哪儿去知道。”
“靠!那你还想这么久!”
Guste被恼火的苏格兰人狠狠的拍了一把胸口,半天没敢大喘气,我容易吗我!知道了还不能说!
——————————————————
“风这么大,干嘛不进去。”
Collins坐在屋子里踌躇了半天还是不愿意放任不去关心一直站在屋外的抽烟的Farrier。
“我不冷。”Farrier的手指抖了抖,医生已经诊断出了他手指的问题,他的手指不能像以前那样灵活的运作了,事实上他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万幸了…
“Farrier…”Collins忍不住上前环抱住了消瘦了很多的人,感受到了年长者有些躲闪的情绪便加大了力度,“…你还在用抑制剂…?”
Farrier没有说话,他感觉到自己全身不舒服,是Collins身上的味道…Farrier的信息素在拼命告诉自己这不是他的Alpha的信息素,但他清楚自己谁也不属于…他的理智告诉他他已经安全了,而且Collins在身边没有人会再来伤害他,可情感上…情感上他却无法再去依赖Collins…
“Collins…”
“什么?”金发男孩儿还沉侵在Farrier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里和一些不知名的信息素上。
“…没事…”Farrier掐灭烟头,“我有点困了。”
“Right…”Collins松开了手,想要在Farrier脸上留下一个吻却落了个空,Farrier只是闪开了个位置先钻进了屋子里。
“…Farrier?”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