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观察学家

疯狂迷恋汤老湿;点赞狂魔、十分随心从心

二十七
Farrier这几天不怎么舒服。
一躺到床上就觉得头晕又想吐,还懒得动,他一开始以为只是因为感冒刚好的缘故才会这样,但最近这些症状越来越严重了。
“Farrier....!”Collins翻过身想要靠近暖源,却只碰上了冷气。属于Farrier的床位空着!他顾不上冷猛地坐起身子,Farrier又不见了!
“...怎么了?”Farrier从盥洗室出来,就看到苏格兰人一脸惊慌的光着脚站在床边。
话音未落苏格兰人就一把抱住了他,放在他肩后的手还带着颤抖,热气吹在他的耳朵上,说的话带着后怕,“我..我以为你又要走...”
他第一次在基地发病的时候害怕自己会做出些伤害到Collins的事情,就偷偷乘Collins睡觉的时候跑了出去,他什么都没带在身边,只是这样漫无目的的走了,最后却不知道怎么的又被送回了医院,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塌糊涂的苏格兰人,胡子没刮、满眼血丝,消瘦了许多,看上去就像老了十几岁。
那双手就像现在一样颤抖着却坚定地握着自己的手,“别走了。说好了发生什么我们都一起面对的。”
后来他在Guste那儿听到在他不见的那一个礼拜Collins顾不上吃顾不上休息,只是沉默着到处找他,在通知他说找到了之后一下子因为不吃不喝低血糖而晕了过去,醒过来也不顾自己还挂着水就冲到病房看他。“他是真的死心塌地的爱着你的,别再走了,以后还能在哪儿遇上对你这样的人啊。”
Farrier吸吸鼻子,手放到苏格兰人脑后温柔的揉揉,“傻子,我不会再走了..有你在这儿我还可以去哪里啊...”
“不舒服的话还是要去一下医院的,不然以后的话可能会很麻烦的。”
“是啊,Farrier,”Guste接过话头,“要是现在不舒服的早点去看看会比较好。”
Farrier看看一脸肯定的Collins无奈的用指尖点了点桌面,“好吧好吧..我去就是了。”
“...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一只哈士奇跑过去了...”Guste奇怪的望着像风一般跑进屋里的苏格兰人,这家伙脑子怎么了...?
“不要开这种玩笑。”Olivia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Collins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那么看起来Farrier什么事都没有。”
“臭小子,Farrier一会就不管你了!”Guste跟着进门之后就看到苏格兰人蹲在自家儿子摇篮边上一副嚣张的样子。
智障吗....Guste嫌弃的摇摇头,“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叫Farrier...等等,你前几天说标记成功了..”再加上苏格兰人这一副要把嘴巴笑裂的表情....“这么快就有了?”
“对啊!厉害吧!”
“....是哦...真厉害啊...”要不要给你颁个奖啊...Guste的嘴角抽了抽,无灵魂的像哄小孩子一样鼓了鼓掌。
Farrier一进来就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在听到Collins说那句话之后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什么啊..Farrier别过脸尴尬的红了耳朵,什么就厉害了....
“Farrier,你说我们应该叫宝宝什么呢?”
晚饭的时候Collins就宣布了这一件事情,Molly和Olivia就开始张罗起给宝宝取名的事情,比取她们自己的孩子的名字还要来得兴奋;Guste则抱着自家儿子说如果是女孩儿的话就定娃娃亲,虽然Collins很亢奋的表示了拒绝....但并不影响Guste脸上的笑容。
看着伏在自己肚子上的苏格兰人,Farrier打心底觉得温暖,以前受的苦就是为了让他遇到Collins,“听你的。”
Collins抬头看了一眼Farrier,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也是,嗯...是男生的叫Louis,是女生的话...叫Hope?”
“Hope?我喜欢这个名字。”Farrier笑了笑,摸了摸苏格兰人搅在一起的金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这么兴奋。”
“哪有,我只是想到我要做父亲了所以才会这样的,不要嘲笑我。”苏格兰人抓住磨蹭着自己头发的那只手,放到嘴边亲了亲,“Farrier,这又是新的开始了。”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