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Q

疯狂迷恋汤老湿;点赞狂魔、十分随心从心

三十一章(迟来的情人节番外)
情人节是Farrier最为苦手的一个节日。
一是因为他天生缺少了些浪漫情怀,二是因为他有选择困难。
他一向都是独来独往的性子,直到喜欢上Collins以后他才把世界慢慢看清晰,明白在他不会再是一个人孤孤独独的了。所以他希望能够给他的Collins一个惊喜,毕竟Collins把什么都给他了,在这个想法下他总选不出什么适合的礼物,因为在他心里没有什么配得上他的金发男孩儿。
Collins这几天明显能感觉到Farrier莫名烦躁的情绪,有时候在他准备婴儿床的时候Farrier的视线总会偷偷投在他身上,他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自己最近一直忙着捣腾小孩儿的东西把Farrier冷落到了??但一想到昨晚的温存(还是用腿)和Farrier低沉的呻|吟……摇摇头,不应该啊。
Collins又忍不住笑了,想到接下来的情人节,不知道我做这样的事情、Farrier会是什么表情呢?
坐在一边的Farrier听着Collins欢快的口哨声又瞧见苏格兰人的呆毛都透着浓浓的愉悦感,挫败的抠了抠手指,看来Collins又准备了一个大惊喜给自己,摸了摸鼓起的肚子:“我应该给你papa什么礼物呢…?”
————————————————————
情人节当天
“麻烦你们了!情人节帮我们照顾孩子!”Guste笑嘻嘻的拍了拍Collins的肩膀,又侧了侧身体对着Farrier打了声招呼,就搂着Olivia出去了。
哦、自从Farrier有了孩子之后,Collins就不允许任何人碰一下Farrier,好几次Guste差点碰上,Collins就差没拿着槌子砸英格兰人身上了…为此Alex.目前还是暂住在人家家里不敢造次.Guste只能提供好几个白眼表示自己的不满。
一向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Freeman少校也休了假回来陪妻子与女儿,一家人亲亲密密靠在一起的样子也温馨得很。
“Collins!我和Matt也出去了!”Molly难得穿上了那条红色的裙子,花了点淡妆的脸上笑意还很深,对着Farrier招招手,“情人节快乐,Farrier。”
“情人节快乐!姐姐!”Collins笑眯眯的关上了门,却看到坐在沙发上有些不高兴的Farrier。
“怎么了?”Collins环抱住Farrier,头凑在Farrier的脖颈闻了闻,“不高兴啊?”
Farrier握住Collins的手,摇摇头,“也不是…就是觉得对不起你…我们在一起后的每一年情人节你挑的礼物都是我喜欢的,可我怎么也挑不好……”
Collins暗自笑了笑,将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Farrier转向自己,”我不是说过吗,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Farrier勉强抬起嘴角笑了笑,“谢谢你。”
Collins亲了亲Farrier的额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跪在Farrier面前,蓝色眼睛里的光芒如同千万颗星辰在其中闪耀。
“Collins…?”
“我知道我不是个完美的人,但自从爱上你之后我一直在尽力成为一个完美的伴侣,我们曾经因为战争分离,五年已经足够让我认识到我不能失去你,我们曾经也失去继续的勇气,但我知道,什么都无法分开我们,因为一个爱字就把我们的一生都捆绑在一起,谁都没法让它解绑,这辈子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一秒,我愿意为你而生愿意为你而死,也是因为你我才看到了生在这个纷乱的世界的唯一好处,就是让我遇见你爱上你,战争它让我们遇见、让我们相爱、让我们离别、也同时让我们坚守,我既然把你盼回来了我就不会再放手了…”Collins不由自主红了眼眶,他一直望着Farrier,他伸出手,“所以,Edward Farrier,你愿意和Jack Collins携手度过这漫长的一辈子吗。”
Farrier吸吸鼻子,握住苏格兰人还打着颤的手,伸手抹了抹眼角,“你每回都在情人节闹出大动静。”
Collins紧张的心随着Farrier的笑容渐渐缓和,他拥抱住一直放在心尖上的人,亲了亲那双含着泪的眼睛,“不然我怎么给你惊喜啊!”
Farrier抱紧金发男人,轻声说道:“我愿意。”

————————————————————
这篇番外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结了(👏👏)!!
抱歉拖了好久…大家是不是都忘记了这篇文的存在了……?
嗯,然后就是这大概是我今年6月份前最后一次更文了
虽然还有些梗想要学的,但是因为高三狗嘛、定下了的目标就是得要去实现的!
所以接下来可能就要不怎么玩儿了,也是乘着还有点儿时间匆匆忙忙赶制的,希望看官们能够满意这个迟来(很久)的情人节小甜饼吧!
谢谢大家!
喜欢的话就点个小爱心哦~

二十九
在年后Molly的女儿出生了,因为陆军姐夫被派去做任务无法回来所以做了个“代理丈夫”的Collins又开始了忙碌,其实也并没有特别忙,因为有Olivia的帮助。
而照顾Joshua的任务不知道为什么就放到了Farrier身上,尽管Collins无数次抗议Guste才是亲爸才是应该照顾Joshua的人,但Farrier和Guste都没把他的话太放在心上…
“别打Alex。”
Guste表示,你家Farrier这种态度难道还能打我吗?
Collins也只能咬着牙瞪活像只孔雀一样得瑟的Guste。
反正Farrier说的话他也没办法不听,只能说现在的他和一向听Olivia话的Guste并没有什么差别了。
“我觉得这孩子长得挺像Freeman少校的。”Guste环抱着双臂看睡在摇篮里的小婴儿,如此判断道。
“…哼。”Collins沉默了一会儿五味杂陈一般的哼唧了一声当作回应,他到现在还不是很认可自己的那个所谓姐夫,究其原因可能是关于他是个陆军吧,金发小狼狗不愉快的嘟起嘴巴不出声,他估计是一辈子都对陆军有阴影了……
Farrier靠了过来,Collins就势抱住了他,手臂圈到Farrier的腰上捏了捏,“你好像胖了点…”说着还想撩开衣服看,被Collins抬手的动作挤到一边的Guste翻了个白眼。
“别动…!这几天你喂我这么多能不胖吗!”Farrier慌慌张张地拉开Collins的手,耳尖红红的瞄了一眼Guste,却发现好友脸朝着墙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看着Guste的后脑勺Farrier就觉得他心里一定很复杂……
Collins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什么手上却也老实的不去动衣服了,垂下头亲了亲Farrier的侧颈,“你身上奶香味越来越重了。”
Farrier皱了皱眉,疑惑的闻了闻,“有吗?可能是这几天一直在带Joshua的缘故吧,Josh身上的味道沾到了。”
Collins眨眨眼,也不去说破Farrier那个不科学的说法,不愿意承认自己怀孕之后的奶香味这点倒是挺可爱的~
“不过最好的就是你脸上有点肉了~”
Farrier任由Collins捏了捏自己的脸,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有了些变化,这很棒,起码这表明他属于某个人,就算以后无法发情也不再困扰他了,因为他知道Collins会一直在身边。
Guste嫌弃的盯着又在要亲亲要抱抱的苏格兰人,腻歪的要命…Guste在心里就差几句脏话要出口了,又看了眼Farrier已经有些凸起来的肚子,心里面在为将来一生下来就要被迫吃狗粮的Collins小宝宝而感到悲伤和“终于有人能和我一样”的不知名愉悦而又复杂心情里帮Miles(Molly的女儿)泡了奶。
————————————————————
我发现我前几章前的一些设定有点问题……就装作不知道吧!
设定中ABO标记了一次第二次还是可以再被另一个Alpha标记的

二十八
“说真的,你甚至比当时Olivia怀孕时候我的反应还要过度。”Guste看着Collins一直没停下的笑容一脸的嫌弃。
“你管我呢!”Collins甩开Guste放在自己肩上的手臂接着又打了一下英格兰人的手,叫你嫌弃我!
Guste翻翻白眼,并不打算再去理会对着他气鼓鼓的苏格兰人:幼稚鬼。
Farrier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忍不住又笑了,这两个男人一个是他从很久以前就认识熟悉的好友,一个是他在未来日子里陪伴到老的爱人,可怎么说好像都像是不对盘的样子似的。
Collins在听到Farrier低沉的笑声时就抛下了Guste一秒粘上了笑起来如同一颗散发着香甜气息的小软糖的恋人,亲了亲他的脸颊,又把脸埋进他的颈窝,“你现在身上真的很香。”
“啊!”Guste在一旁发出声响,“Give me a break!Collins你这个油腻的苏格兰大混蛋!”
Farrier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双平日里冷淡的眼睛一旦添上些笑意就好看的不行。
Collins虽然很想过去揍突然像是被按到某个按钮发作的英格兰人,但他一闻到随着心情转变而变得有些浓郁的奶香味的Farrier的信息素一下子就不想离开了,他不敢用力,只是轻轻像是对易碎物品似的圈住Farrier,想着这或许就是Olivia说的怀孕后的Omega的特质之一:充满奶香味。
“Alex,我在外面就听到你大声嚷嚷了。”Olivia抱着孩子一脸不认同的看着年轻的丈夫。
“……”Guste认命的举手做投降姿势,过了一会儿就接过Olivia怀里的儿子,“我只是在考虑我们为什么要答应Farrier在他怀着小混蛋的孩子的时候留在这儿。”
“Alex!”
“…在他怀着Collins孩子的时候…”Guste撇撇嘴,不服气的改了嘴。
在一边看戏的Farrier和Collins已经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别误会。在以前的时候我从来不知道Guste在结婚之后会这么服帖。”Farrier淡淡的笑着和Olivia说道。
他认识Guste开始就认定了这个小混蛋的性子不懂服从和自由散漫,他是看得出Guste在装作服从的同时搞出不少的小动作。
再者是他有一副好皮囊自然从以前交往的女孩不少,但自从Guste遇上Olivia之后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变了性子,就连后期在军营里最多和Guste接触的Collins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用上了些惊讶的语气去谈论他们共同的好友。
“是啊…他开始追求我的时候我甚至还吓了一大跳呢,你要知道当时一个空军少尉的头衔有多大,我拒绝了他不下十次,一是我们两个在很多地方的不同,二是年纪,我可比他大了整整六岁,但他一直约我出去,可能是他的态度吧,让我意识到有差异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最主要的还是自己。”Olivia无奈的笑着看着又莫名和Collins像两只小奶猫一样打手的Giste,停了停,“能和他在一起我真的很幸运。”
Farrier微笑着捏了捏Olivia的肩膀,“我也很高兴他能遇上你。”
………
“你说Olivia在和Farrier说什么?”
终于闹完了的两个人如今又像好兄弟一样肩并肩坐在一起。
“晚上吃什么吧。”
“……有时候我还是怀疑着Farrier的眼光…”
“…去死吧你!”
————————————————————————
大概就是失踪人口回归一下下吧😜

二十七
Farrier这几天不怎么舒服。
一躺到床上就觉得头晕又想吐,还懒得动,他一开始以为只是因为感冒刚好的缘故才会这样,但最近这些症状越来越严重了。
“Farrier....!”Collins翻过身想要靠近暖源,却只碰上了冷气。属于Farrier的床位空着!他顾不上冷猛地坐起身子,Farrier又不见了!
“...怎么了?”Farrier从盥洗室出来,就看到苏格兰人一脸惊慌的光着脚站在床边。
话音未落苏格兰人就一把抱住了他,放在他肩后的手还带着颤抖,热气吹在他的耳朵上,说的话带着后怕,“我..我以为你又要走...”
他第一次在基地发病的时候害怕自己会做出些伤害到Collins的事情,就偷偷乘Collins睡觉的时候跑了出去,他什么都没带在身边,只是这样漫无目的的走了,最后却不知道怎么的又被送回了医院,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塌糊涂的苏格兰人,胡子没刮、满眼血丝,消瘦了许多,看上去就像老了十几岁。
那双手就像现在一样颤抖着却坚定地握着自己的手,“别走了。说好了发生什么我们都一起面对的。”
后来他在Guste那儿听到在他不见的那一个礼拜Collins顾不上吃顾不上休息,只是沉默着到处找他,在通知他说找到了之后一下子因为不吃不喝低血糖而晕了过去,醒过来也不顾自己还挂着水就冲到病房看他。“他是真的死心塌地的爱着你的,别再走了,以后还能在哪儿遇上对你这样的人啊。”
Farrier吸吸鼻子,手放到苏格兰人脑后温柔的揉揉,“傻子,我不会再走了..有你在这儿我还可以去哪里啊...”
“不舒服的话还是要去一下医院的,不然以后的话可能会很麻烦的。”
“是啊,Farrier,”Guste接过话头,“要是现在不舒服的早点去看看会比较好。”
Farrier看看一脸肯定的Collins无奈的用指尖点了点桌面,“好吧好吧..我去就是了。”
“...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一只哈士奇跑过去了...”Guste奇怪的望着像风一般跑进屋里的苏格兰人,这家伙脑子怎么了...?
“不要开这种玩笑。”Olivia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Collins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那么看起来Farrier什么事都没有。”
“臭小子,Farrier一会就不管你了!”Guste跟着进门之后就看到苏格兰人蹲在自家儿子摇篮边上一副嚣张的样子。
智障吗....Guste嫌弃的摇摇头,“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叫Farrier...等等,你前几天说标记成功了..”再加上苏格兰人这一副要把嘴巴笑裂的表情....“这么快就有了?”
“对啊!厉害吧!”
“....是哦...真厉害啊...”要不要给你颁个奖啊...Guste的嘴角抽了抽,无灵魂的像哄小孩子一样鼓了鼓掌。
Farrier一进来就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在听到Collins说那句话之后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什么啊..Farrier别过脸尴尬的红了耳朵,什么就厉害了....
“Farrier,你说我们应该叫宝宝什么呢?”
晚饭的时候Collins就宣布了这一件事情,Molly和Olivia就开始张罗起给宝宝取名的事情,比取她们自己的孩子的名字还要来得兴奋;Guste则抱着自家儿子说如果是女孩儿的话就定娃娃亲,虽然Collins很亢奋的表示了拒绝....但并不影响Guste脸上的笑容。
看着伏在自己肚子上的苏格兰人,Farrier打心底觉得温暖,以前受的苦就是为了让他遇到Collins,“听你的。”
Collins抬头看了一眼Farrier,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也是,嗯...是男生的叫Louis,是女生的话...叫Hope?”
“Hope?我喜欢这个名字。”Farrier笑了笑,摸了摸苏格兰人搅在一起的金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这么兴奋。”
“哪有,我只是想到我要做父亲了所以才会这样的,不要嘲笑我。”苏格兰人抓住磨蹭着自己头发的那只手,放到嘴边亲了亲,“Farrier,这又是新的开始了。”

二十六
在11月临近感恩节的时候,Olivia和Guste按照约定过来了。
Olivia在10月底的时候生下了一个男孩儿,小Joshua.Guste。
Guste老是在担心着刚生下孩子的Olivia会在颠簸感里感觉不舒服,一开始还不愿意过来,但Olivia坚持想来,Guste就只好应下来了。
就算是第一次见面,作为两个孕育小生命的妇女她和Molly自然能有很多话题关于自己的宝宝。
虽然Farrier的病最近转好了,但Collins并放不下心让Farrier干家务活,所以家里面很多体力活就留给了Collins和过来做客的Guste。小宝宝Joshua就留给了大家一起作为重点照顾对象。
“Joshua长得真像Alex。”Farrier小力的捏了捏正闭着眼睛睡觉的小奶娃。自从Olivia和Guste来到家里之后,Joshua就深受Farrier的喜爱,恨不得天天抱在身边。说实话,刚出生下来的小婴儿在早上都是小天使。
“是啊,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大家都说以后会又是一个惹人注意的小崽子呢。”Olivia笑笑,Joshua似乎知道自己的妈妈在讲自己一样在自家教父怀里不安分的动了动,“晚上简直活泼的不得了,就知道哭闹,折腾得睡都睡不了。”
“小孩子不都应该这样吗,挺好的。最起码是在告诉说自己是在健康成长呢。”Farrier温柔的用指尖摸摸Joshua的小鼻尖。站在一边的Collins撇了撇嘴。
不过自从Guste来了之后,Collins就变得异常...准确来说...呃、在Farrier眼里是异常变得孩子气.....
就在他和Olivia聊天的时候这两个人又开始了。
“把我的杯子还给我,Guste。”
“什么你的杯子?”Guste奇怪地看了一眼莫名其妙又在找他茬的苏格兰人,不就是我儿子夺走了Farrier所有的注意力吗,有本事和我儿子去闹啊!
“给我!”Collins本着“一不爽就要闹Guste到爽为止”的宗旨继续道
“滚开!Jack.Collins,信不信我让你下半生没有幸福!”嘿,还上手了!“谁能证明这是你的?”
“我能证明!还有说得好像我做不到同样的事一样!”Collins一边抓着杯子一边不忘对着Olivia打招呼,“Olivia!对不起了!”
Olivia无奈地看了一眼捂着脸的Farrier,“你不想劝劝你的男孩儿吗?”
“你知道的,Olivia,他一碰到Alex就没了正形...我想我就算现在装病也没有用的...”
“Jacky,停下你那幼稚的把戏,你不是说了你不再是10岁了吗。”Molly见怪不怪的冷静地将水果放到桌上。
Collins小时候也是这样,一遇上那些和自己抢礼物的小朋友就会幼稚的嘟起嘴气红脸的冲上去。
“就这个不行!那是Farrier送给我的!快给我!”
Guste翻翻眼皮,却看见Olivia瞪着他,也只好嘟嘟囔囔的松开手,“好吧好吧,还你好了....真是小气....”
Collins对着人仰仰脖子,一副因为把杯子抢回来而骄傲不已的样子,“那你有本事把Olivia给你的那个怀表送我啊!”
“滚蛋!”
“你个混蛋又泼我水!?给我站住!!”
被留在屋内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一会儿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两个加起来的年纪估计还不超过三岁,”Olivia笑着对Farrier说道,“尤其是Alex,都是做爸爸的人了,有时还真的觉得自己拐了个学龄前儿童做丈夫。”
“习惯就好了,他们两个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过早的战争不允许他们年龄上原本该有的幼稚和任性,现在他们回家了,说什么都该体验一下无拘无束的滋味了。

二十五章
Farrier最近感冒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问题还是别的什么。
总之Collins是留在了家里说什么都要照顾着Farrier。
Collins知道是因为当时在集中营的时候不准时的吃喝(甚至都说不上真的能吃到什么)和那些苦难的事儿而沾上的让Farrier的身体不似以前那样。更何况他怎么看都是瘦了那么多。
“Farrier,还很难受吗?”苏格兰人用额头靠上正眯着眼睛躺着人的额头,还是有些热,好像还发起烧了...
Farrier只是迷迷糊糊嘟囔了些什么,Collins刚靠上去声儿就没了。
Collins为难的抿起嘴巴,他在照顾人这个方面甚至还比不上有时粗心大意的Farrier,现在他是干着急却也是没了别的办法,只能担忧的抓住Farrier的手无意识的抚弄着他的拇指。
“Farrier怎么样了?”Molly将热水放到桌上,Collins没有回话看起来根本没在听她的甚至连身体都没动一下,忍不住提醒道,“给他吃药啊。”
“哦哦哦.....”Collins慌慌张张拿起水和药端到Farrier嘴边帮助他扶好帮助他吞咽,柔着声小声在他耳边说:“Farrier,吃药了,吃了药就不会不舒服了。”
Molly看着笨拙的照顾着人的Collins,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她总是担心着Collins不懂为人处世,家里面就属他最小,向来都是被照顾着宠爱着的份儿,而父母去世之后,Molly一手担起了大家长的职责帮着照顾Collins,他离开家里去了空军基地之后她就一直没放下心不去担心他,可总算还好..还好在Farrier身边她这个有些傻傻的弟弟总算学会了如何去关心。
“Collins..”
“我在这儿。”Collins一个晚上没能睡觉。他睡不着觉。
一个晚上他就听着Farrier低低的咳嗽声,心底一阵一阵的翻着疼,他坐在床边恨不得躺在床上的受苦的那个人是自己,但也只是那么想想,上天那会让他得偿所愿啊,以前是这样现在也依旧是这样子的....他疲倦的揉揉眉心,另一只手依旧抓着Farrier的手。
“...想喝水..”
“慢点喝,又没人抢你的。”Collins摸了摸Farrier的额头,好像烧得没那么厉害了...“感觉怎么样了?”
Farrier咳嗽了一声,“好多了...”他伸手抚了抚男孩儿乱七八糟的头发,“眼睛怎么这么红啊?”
“我睡不着..”金发青年撒娇一般用脸颊蹭过淡淡笑着的人的手心,“一听到你在咳嗽我就心疼。”
“我没事,就只是有点不舒服罢了。”Farrier眯了眯眼睛,金发青年就像只大金毛似的挤上了床小心地抱住了他的腰。
“可我就是不想睡,我睡不着,你咳嗽了我哪还有睡得着的道理嘛....”Collins还是忍不住撒着娇蹭了蹭Farrier的手臂,只要一遇上Farrier的事情,他就不能淡然地去解决或者面对,无论以前还是以后。
在Farrier面前他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爱对着撒娇的金发男孩儿,而在Collins眼中Farrier永远都会是那个给他关心温柔的小甜心。
“我爱你,Farrier。”
“我也是,Collins。”
从一致终。

二十四
“我发现孩子们都很喜欢你。”
他们最近搬回了家里,为了更好的去照顾Molly。毕竟他们那个姐夫还在役,只能很少的抽出一些时间回来看看。
“什么?”Farrier还没停下脸上的笑容,孩子们还聚在他周围,刚想集中精神去听Collins的话就有另一个小孩儿扑到了他的怀里。
“Farrier!”
“Hello,小王子。”Farrier笑着亲昵的揉揉怀里人的后脑勺。
被Farrier称作“小王子”的男孩儿害羞的抿着嘴亲了亲他的脸颊,将手里的篮子交给Farrier,“这个给你。这是妈妈叫我送给你的鸡蛋,谢谢你带我去医院。”
“这没什么的,Matt,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Collins斜靠在门框上,吃味地撇了撇嘴角,不是说他不喜欢小孩子,只是他不喜欢Farrier的关注度过度集中在小孩身上。
一想到以后会有一个和自己或者和Farrier长得挺像的小屁孩儿把所有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的时候……Collins心里孩子气的不爽又冒了出来。
“嘟着嘴干什么。”Molly顶着个大肚子出来,一眼就瞧见了自家弟弟赌起的几乎可以挂上一瓶就上去的嘴,好笑的弹了弹弟弟的耳朵。
“…Nothing,”Collins不自然地松开环绕在胸前的手,尴尬的插入口袋,不一会儿又伸出来揽住自家怀孕的姐姐。
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姐姐知道自己因为这么幼稚的原因而吃醋了…这样太不成熟了,他可不想让自己在家里就因为这个而成了餐后的笑话…“你的孕产期在什么时候?”
“嗯…大概在圣诞节附近…?”Molly点了点自己的下巴,因为怀孕而日渐变得更加柔顺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到时候可能要麻烦你和Farrier帮忙圣诞晚宴了,辛苦了。”
Collins将视线转到依旧抱着那个男孩儿的Farrier身上,对着Molly摆摆手,“想起来Olivia也要快生了…不知道是男还是女?”
“你也可以请他们过来一起过圣诞节,我记得那位Mrs.Guste比我早些日子怀孕的?”
Collins撇撇嘴,“是的。你说的这是个好主意,我晚些给他写信。”
——————————————————
“我真不敢相信Guste那个混蛋!”
“Alex他怎么了?”
“他居然闲的给我打电话说我是个老古董?!还说什么这个日子居然还愿意手写字是因为不懂拨电话键?!”Collins咬牙切齿的红着脸告诉了自家恋人。
“哈哈哈哈哈!”Farrier没等恋人话音落下就一下子笑倒在一脸要杀了Guste的苏格兰小狼狗身上。
“…”虽说没多想听到Farrier的安慰,但没想到走向居然是这样的Collins狠狠将Farrier扑倒在了床上并拉了灯。

二十三
回到苏格兰之后,闲不下来的Collins靠着一些人脉成了一个航运公司的员工。尽管公司一开始想要他来做飞行,但他更愿意多找些时间陪伴Farrier。
Farrier虽然不喜欢无所事事,尽管现在他比以前好了很多,但他还是会担心自己突然失控,他不担心自己伤害自己,只怕伤害别人。
“我姐姐怀孕了。”一天晚上Collins突然闷闷地说道。
“那是好事啊!”Farrier想要坐起来,但因为苏格兰人压在自己身上自己也不好使劲,“起来。”
“…大晚上的起来干什么…”尽管还是忍不住嘟嘟囔囔的,Collins还是离开Farrier让他坐起来。
“那你那副不情不愿的别扭样又是怎么回事啊?”Farrier好笑的捏了捏Collins像是因为某件事而闹别扭的嘟着嘴的脸。
话说到底,Collins还是比自己小上那么几岁,又加上有个长姐,性子自然带了些孩子气。
“…她嫁的是个陆军…”Collins任由Farrier扯着他的脸皮,依旧不满。
“陆军又怎么招着你了?”Farrier觉得更加好笑,“你还想你姐姐嫁个空军啊?”
“空军不是挺好的嘛!”Collins一下瞪圆了眼睛,却马上又泄气下来,“反正我不喜欢陆军…”
他还记得当时他渡船到火车站,一个陆军看见他时突然来了一句“你们当时在干什么”,他原本很想说为了救像你这样的人Farrier被留在了敦刻尔克。可他最终只是握紧拳头控制自己的理智不要让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最后被大大歌颂的是回来的人,那确实是一个大奇迹,那不能回来的人呢?难道他们就不再重要了吗?
当国内大量流传着“三十万五千”这个数字的时候Collins只是沉默着盯着那一串数字。
他们根本不能真正理解。他们根本不屑于去想明白。
“别瞎想了。”Farrier让他停止了想法,抓过他的手一下一下松开他紧握的拳头,“不管怎么样,Molly幸福就好了。”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Collins在想些什么。只是不想再说出来让Collins难受而已,他早已能放下以前的事,他只是不希望他的男孩儿再纠结过去。